首頁  >   社會  >  正文

起底昆山龍哥背后團伙“天安社”

文 | 花教授

起底昆山龍哥背后團伙“天安社”

昆山龍哥的故事,想必這幾天刷遍各位的屏幕了,前后情節不再多加贅述。如果你還不清楚這事的來龍去脈,可以從網友的這組漫畫中了解一二。

起底昆山龍哥背后團伙“天安社”

起底昆山龍哥背后團伙“天安社”

起底昆山龍哥背后團伙“天安社”

起底昆山龍哥背后團伙“天安社”

起底昆山龍哥背后團伙“天安社”

不少文章試圖分析事件里的法律定罪問題,但更多的人恐怕看到了其中濃濃的江湖氣息。

江湖氣息,很多人既熟悉又陌生。你們從武俠小說看到抗日神劇,看慣了刀光劍影恩怨情仇,也難怪好事之徒給現場視頻配上了古惑仔的配樂,誰都想起了《水滸》中著名的作死潑皮沒毛大蟲牛二。

起底昆山龍哥背后團伙“天安社”

你看龍哥甫一亮相就亮出了一身的好花繡,雖說現在文身的人不少,但這一身密不透風的花繡也著實令人膽寒。再加上光頭和大金鏈子,基本上集齊了網絡上流傳已久的江湖大哥的基本裝備。作為江湖大哥,通常人狠話不多,而龍哥卻用生命為大眾演繹了一場新鮮奇詭的江湖傳奇,重新撩動人們的眼球。這事情最違和的地方在于,你要說他是喜劇,他無論如何更像一個悲劇。你要說他是悲劇,但又處處充滿了喜劇的色彩。你說他是恐怖片,還是世俗鬧劇,甚至說是一個紀錄片,似乎都對。和大部分其他社會事件相比,這件事的豐富性和戲劇性顯得強大有余,你總能在其中補上自己的腦洞?,F在的網民被逐漸訓練出了一對堪比調查記者的眼力,一葉知秋,常常能夠從這種個別事件里發掘出更加深刻的結構性問題,光一道小菜是滿足不了網民胃口的。

起底昆山龍哥背后團伙“天安社”

對此,人們談論得最多的話題,是關于司法定罪的問題,是否正當防衛或者防衛過當之類。很快,人們就想起了此前同樣引發熱議的于歡案,熟悉的場景,同樣是受害人主動挑釁,同樣是黑社會大哥,爭議的也是同樣的問題。然后,龍哥的個人年譜被編纂出來了,社會關系也逐漸清楚,一切像X光般繼續掃描,直到找出了一個名叫“天安社”的團體,大家覺得總算找到組織了。

起底昆山龍哥背后團伙“天安社”

有人說龍哥就是“天安社”的人,甚至是其中骨干。這點存疑,目前還沒有鐵證來實錘。但龍哥一走紅,讓人們直接聯想起了“天安社”,這是不爭的事實?!疤彀采纭笔钦l呢?他們有一個正式的名稱,叫“天安社兄弟商會”,對快手的用戶來說,他們是“第一網黑天團”,不過對于其他網民來說,第一印象基本上是光頭文身金鏈大漢的粗暴集合,不太會錯?!疤彀采纭背蓡T的主要活動痕跡在快手軟件里,一度成為了當時的網紅明星。直到后來快手被官方整頓以后,才逐漸銷聲匿跡。要是你看過“天安社”發布的照片,那你一定可以理解為什么網民會從龍哥身上找到他們的痕跡。

起底昆山龍哥背后團伙“天安社”

你要說“天安社”是黑社會,對方未必買賬。好歹公安部門還沒有出動,況且“天安社”里的大哥們不斷強調自己愛國愛黨遵紀守法,傳播正能量,真輪不到旁人說三道四。但是要說不是黑社會,這做派多容易讓人恍惚???誰讓你們那么符合人們心中黑社會大哥的標準人設造型呢?

或許這恰是網絡上“天安社”所追求的效應,但網民所試圖尋找的,是龍哥背后的真實“天安社”的存在。不管在微信里起哄有多么熱鬧,有幾個人愿意在街上碰上龍哥或是他的兄弟們呢?現在誰都知道龍哥一輩子把監獄當逆旅來住,可大家也有疑惑,他開的車可是寶馬。別管幾系吧,光這個事實,就足以打擊到不少老老實實吃苦耐勞的人了。要說龍哥背后沒人,那多少難以服眾?!疤彀采纭被蛟S是一個傳說,龍哥也已經血濺五步,但假如說龍哥背后的力量還生機勃勃的話,那誰都保不定明天是不是會狹路相逢。畢竟誰都看到了,開電動車的白衣男子好端端地飛來橫禍,這不是龍哥一個人的力量。即便寶馬車不是龍哥所有,起碼龍哥暫時取得了寶馬車的支配權。而我們通過對“天安社”也可以了解到一些鱗爪,只有在團隊內部重大的時刻,成員才會去租借豪車來支撐場面。事件發生后,網絡上頓時爆料出不少龍哥的生前好友發表悼念的文字,同時也包括龍哥昔日的聚會照片。無論如何,龍哥沒看上去那么重要,他身后的那一切才是人們真正擔憂的隱患。

美國的社會學家懷特寫過一部經典著作《街角社會》,仔細研究了一個叫做“科納維爾”的貧民區里意大利青年的黑幫生涯。我們看到,在社會學家的筆下,底層的“街角社會”呈現出和一般的市民社會截然不同的生活形態,但他們同樣服從于屬于他們自己的游戲規則。龍哥所處的環境,也可以看做是當下中國的“街角社會”,在他身后所支撐的力量,與其說是某一個具體的非法團體,不如說是另一套底層的社會規則系統。這套規則一旦訴諸文學家的筆下,就是精彩紛呈的江湖世界,一旦被網絡媒體來演繹,就是“天安社”的光頭文身,但一旦落入現實,就是龍哥橫尸街頭的社會慘案。在“天安社”的視頻里,我們看到大漢們威風凜凜歃血為盟,口稱“有福同享,有難共度”,在看到豪氣干云的同時,我們是否也看到了這種地下力量本身對于一般市民社會的抗衡?《街角社會》里寫到,“要想成功,科納維爾人必須或進入商業和共和黨政治的社會,或進入民主黨政治和非法活動團伙的世界。他不能腳踩兩條船,這兩個世界相距甚遠?!碧子玫烬埜缟砩?,我們也可以說,龍哥“或進入到普通的市民世界,或進入到諸如天安社之類的地下幫派世界”,他同樣別無選擇。要追溯龍哥的命運,理應進一步尋求龍哥背后的游戲規則,這不是簡單地去探討正當防衛還是防衛過當的法律問題,而是去尋找社會運作的深層秘密。當然,作者懷特也提醒讀者說,“這顯然是無法通過說教來改變的”。

在今天的信息社會里面,龍哥的故事很快就會被遺忘,或許在將來的某個時刻被再度提及。但中國的街角故事,還會一直存在。

發布評論

廣告位

延伸閱讀

頻道熱點

隨機推薦

注:凡本網注明來源非易讀網的作品,均轉載自其它媒體,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,若有任何不當請聯系我們,將會在24小時內刪除。

易讀網致力于資訊傳播,希望建立合作關系、投稿、友情鏈接等。聯系郵箱:[email protected] 聯系時請備注 “來源:易讀網”

河南11选5奖金等级