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  >   社會  >  正文

沈陽“3·8”大案偵破始末(10)

請看第九集?

沈陽“3·8”大案偵破始末(10)

汕頭之行

你有情,我有意,本是曠男怨女,干柴烈火,兩個人緊緊地抱在了一起……

從那以后,他們同居了。改革開放使人們的性觀念有了變化,何況他們都是有 正式離婚手續的孤男寡女,住到一起誰也說不了什么,就連趙晶的女兒也處之泰然, 為自己有了一個新爸爸而感到高興。隔三岔五,每當汪家禮過來與母親幽會時,她 就懂事地挪到沙發上去睡。

汪家禮究竟是做什么工作的?趙晶并不清楚。每當她問及這個,汪家禮就說 “幫二哥要賬”,“和朋友一起做買賣”。有時汪家禮來得很晚,就說“和朋友打 麻將”。趙晶再問,他就顯得不耐煩了,說“我又不是壞人,干什么還得告訴你呀?” 在這種情況下,趙晶也就不再問了,怕影響了雙方的感情。

汪家禮豪飲。他不同于二哥,喜歡喝啤酒。他原在酒廠工作,一次能連喝10瓶 啤酒。但酒也給他帶來了麻煩和恥辱,1979年他因偷廠里的酒而被處以教養兩年。 對此,汪家禮一直耿耿于懷,發牢騷說:“在酒廠干活兒,喝點酒還算偷嗎?純粹 是保衛干部整我?!睂O德林恨警察,汪家禮恨保衛干部。他曾經想報復,只因沒得 到機會才作罷。

每當汪家禮來時,趙晶都特地買了啤酒,炒了菜,3個人像一家人似的團團圍坐 用餐。有了男人,也像個家了。趙晶不圖希汪家禮什么,只愿有個伴,感情上有個 寄托。汪家禮除了來時買點水果和蔬菜什么的,很少給她錢。所以,有人就說趙晶 是在“倒貼”。趙晶并不在乎,她只是覺著活得比以前有點意思了……

扔掉獵槍后,為了未來的“大干”,汪家哥倆立即投入到再去南方購買手槍的 準備。

一想起買槍,汪家哥倆就感到傷心。他們忘不了那次去廣東買槍的經歷。

那一次,他們是約了孫德林一起去的。當時,孫德林已年逾4旬,過了他該“收 山”的日子,按說不該去??墒?,貪婪的欲念,還有目前生意、生活的窘況,使他 那“還得干”的念頭不時就蠢動起來。他平時嗜賭成性,運氣不好總是輸錢,做養 牛生意又賠進去三四萬元。別人能住高樓大廈,為什么我就得住破房?他不甘心這 樣窮下去,決心靠搶劫發大財,再干一兩次“大的”就不干了。既然40歲時沒“收 山”,那就到45歲時“收山”吧。再干,還得去買手槍。于是,他愿意和汪家哥倆 去南方試試運氣。

通過關系,汪家兄弟認識了一個在北方跑業務的汕頭朋友,就邀了孫德林,把 他請到酒店,向他探詢買槍的路子。

封閉式包間的酒席桌上,4個人杯觥交錯,笑聲不絕。汕頭朋友談興甚健,口若懸河,將南粵的民俗風情講得十分風趣。喝到酒酣耳熱之際,汪家哥倆互相一遞眼 色,覺得時候到了,便支走了陪酒小姐,將談話引上正題。汪家禮用左手在桌下比 劃了一個手槍的樣子,壓低聲音問:“哎,哥們兒,你們那邊有這個沒有?”

“你是說……帶響的?”汕頭朋友心領神會,用生硬的粵式普通話爽然答道, “有的啦!我們那邊要什么有什么?!?/p>

“我是說……私人賣的……真家伙!”汪家禮惟恐汕頭朋友產生誤解。

“當然是私人賣的啦,走私過來的;那東西哪有擺到商店柜臺上賣的?”汕頭 朋友嗔怪道,“我們那邊手槍、沖鋒槍……什么都有,要什么有什么?!?/p>

“真的?”汪家仁伸長脖子,一對小眼睛瞪得溜圓。

“貴不貴?”孫德林問,他也很興奮。

汕頭朋友哈哈大笑,然后壓低聲音說:“咱們是朋友,我能騙你們嗎?至于價格嘛,是不會貴的。你們想啊,凡是走私過來的,什么東西也不會貴的。一支手槍的價格,大概是…”他的聲音低了下去。

離開酒店,汪家兄弟和孫德林不禁心花怒放。他們覺著,離擁有一支“真家伙” 的日子不會太遠了。

從那以后,他們緊緊粘住汕頭朋友,三天一小請,五天一大宴,用搶劫來的不 義之財在他身上狠下功夫,培養“關系”和“感情”。

汕頭朋友要回去了。臨行前,汪家哥倆和他約定,過不久他們就去汕頭找他,通過他的關系買槍。汕頭朋友連連答應,拍著胸脯說:“你們快些來吧,這事情包 在小弟身上,絕對沒有問題!”

有了汕頭朋友這個路子,3個人對買槍的事信心大增。他們等不及了,抓緊張羅 起來。

怎么去汕頭呢?坐飛機不行,坐火車也不保險,他們決定自己開汽車去。路程 雖長,但便于隱蔽,安全性好。

吃了啞巴虧

由汪家禮出頭,以每天100元的價格,租了一輛“天津大發”面包車(這次他們 沒有殺人搶車)。他們到九路農貿市場買了300多公斤優質大米,還有蘋果等東北特 產,作為帶給汕頭朋友的禮物。他們又買了幾箱方便面,許多小食品和咸菜、飲料, 準備了修車工具、備用胎等等,裝滿了一車廂。

從北國到南粵,路程遙遠,風雨伴行,長途驅車談何容易?可是為了得到槍— ——用以殺人劫財的“強兵器”,他們3個吃得起辛苦,遭得起罪。一路上,汪家禮 和孫德林輪換著開車,曉行夜宿,終于到達了汕頭。

處于改革開放前沿的汕頭,風光旖旎,一派繁榮。3個匪徒無心戀看風景,游逛 街市,他們把住處和汽車安頓好后就急忙去找那位汕頭朋友。

汕頭朋友看見他們來了,滿面笑容地表示歡迎,當晚在蛇餐館設宴,為他們洗 塵。來者不拒,他把3個人帶去的禮物照單全收,還收下了他們的買槍款1.2萬元。 他們講明要買3支手槍;買不到3支,2支也行。

“可一定要好的呀!”汪家仁再三叮囑。

酒足飯飽,汪家仁、汪家禮和孫德林回到旅店。旅途勞頓,他們很快進入了夢 鄉,不約而同地做著同一個美夢:此行很順利地買到了軍用手槍,每人一支,耀武 揚威地回到沈陽。在他們頻頻作案瘋狂射擊下,一個又一個腰纏萬貫的“大款” “大腕”巨賈闊商紛紛倒地,丟下滿地的鈔票和首飾任他們劫掠。他們富了,發了, 花天酒地,姘頭成群,享盡人間歡樂……

然而,一覺醒來,當兩天后他們再去找那位汕頭朋友時,卻驚異地發現,他失 蹤了!

難道我們上當了?受騙了?

他們到汕頭朋友的家去找,可是蹤影皆無。有人說,他搬走了。他們問:“這 不是他的房子嗎?”鄰居說:“這是他租的房子?!?/p>

他們腦袋“嗡”的一下子,一時不知如何是好。遠在異域他鄉,人生地不熟的, 到哪去尋找那個人呢?

“王八蛋,鱉犢子,這小子準是在沈陽就沒安好心,設下圈套讓我們往里鉆!” 汪家仁想起自己在商店里眼睜睜地被人騙去一只金戒指,對騙子們更是深惡痛絕, “上回王文緒到這邊買槍,結果黑吃黑,也白花了不少錢?!?/p>

“逮住那個小子,老子一刀捅了他!”孫德林氣得額頭青筋暴跳,咬牙切齒。

惟有汪家禮還算鎮定,想了想說:“一萬兩千塊錢,諒他也不致于為這個數目 離開汕頭。這個地方不大,咱們再找一找,不怕他飛上天去?!?/p>

他們睜大6只眼睛,在汕頭市內的商店、酒店和娛樂場所尋覓,走在馬路上也左 顧右盼,希望能在潮水般的人群中把那個熟悉的身影認出來。功夫不負苦心人,這 天,他們終于把那個人找到了!

畢竟是客居他鄉,他們不敢動粗;加之,對買槍還抱著一線希望,便裝作什么 事情也沒發生的樣子,將汕頭朋友帶到一個比較僻靜的場所。汪家禮問:“哎,那 個玩藝兒……”他用左手比劃著,“怎么樣了?”

“什么玩藝兒?”汕頭朋友眨了眨眼睛,一臉茫然。

“忘啦?我交給你一萬二哪!”

“哦,那錢……你的意思是……”

“媽的,你裝什么糊涂?”孫德林早就忍耐不住了,上前揪住汕頭朋友的衣領, 舉起了拳頭,“看我不砸扁了你……”

汪家禮把孫德林攔住,推開他,繼續耐著性子對汕頭朋友說:“我們不是說好 了,用那錢求你買幾支手槍嗎?到底辦得怎么樣了,你得給我們個回話呀!”

“哦哦,原來是這個事情?!鄙穷^朋友面現遺憾搖了搖頭,“沒有辦成。你們 知道,這是個犯法的事情,弄不好會坐牢的。我看,就算了吧!”

3個人面面相覷,都有一種被“忽悠”了的感覺。媽的,你在沈陽說這里什么槍 都有,很好弄,我們才信了你的話,千里迢迢駕車來了,錢也給你了,現在你卻輕 飄飄地說“算了”,這不是耍人嗎!孫德林又要發作,被汪家禮示意制止,說: “也好,你把我們給你的錢拿回來吧!” “錢,我現在沒有。明天吧,我一定給你們送去……”

這次汕頭之行會不會開手而歸呢?下回說!

作者:李宏林

發布評論

廣告位

延伸閱讀

頻道熱點

隨機推薦

注:凡本網注明來源非易讀網的作品,均轉載自其它媒體,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,若有任何不當請聯系我們,將會在24小時內刪除。

易讀網致力于資訊傳播,希望建立合作關系、投稿、友情鏈接等。聯系郵箱:[email protected] 聯系時請備注 “來源:易讀網”

河南11选5奖金等级